圣經搜索 圣經朗讀 圣經下載 圣經apk 圣經圖片 圣經地圖
NIV KJV
每時靈糧:
圣經目錄
舊約
新約
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主題分享

  《呂振中譯舊新約圣經》的翻譯過程

作者:呂榮安  來源:來自網絡  點擊數:
分享到:
    最近《生命季刊》開辟了“百年中國教會”專欄,季刊編輯希望我能介紹我父親呂振中牧師的生平和他譯經的經過。關于我父親翻譯圣經的動機和原則,我所知不多,只能從他寫的序言,和少量在雜志上與別人討論譯經問題時所寫文章中,作一些摘錄和介紹。
 
    1949年我父親移居香港時,我仍在大陸讀書和工作,至1978年2月我們才到香港和父母親團聚。我哥哥呂榮光牧師在我父母親移居香港后,曾到美國讀神學。1952年以后即定居新加坡事奉,也未能和父母親常在一起。我到香港后曾和父親談起,希望他能寫一寫他翻譯圣經的經過。或者用講的方式,我可以錄音記錄下來,好讓我們以及我們的下一代知道父親的生平。但他始終沒有寫,也沒有錄音。在接到《生命季刊》的要求后,我本來希望由我哥哥執筆比較好,因為他是牧師,有些事情比我知道得更詳細。可惜當我今年6月去新加坡看他時,他已病重,不久即安息主懷。
 
    我們的祖籍是福建省南安縣水頭村樸里鎮。曾祖父呂基哲生于清道光癸巳年,育有五男二女。當時西方傳教士已在閩南一帶傳福音。五兄弟都篤信基督,全家歸主,并向親友及村民宣揚基督。五兄弟中長男呂原濕受栽培為傳道師。四男呂尚春(即我祖父)任永春教會創辦的小學主持人,并任石井宣教師,在閩南一帶傳揚基督福音。我曾在我父親處看到過祖父呂尚春為給村民講道,用毛筆寫的閩南話(羅馬字母拼音)圣經。他們不辭勞苦經常拿把雨傘,拿本圣經,到各村傳揚福音。祖父還被指派幫助西方傳教士學習中文。
 
    1898年4月13日,我父親呂振中出世。祖父母帶著他到永春教會上任,不料翌年祖母歿于永春。祖父后來由永春調到金井,四年后也因鼠疫去世。當時在福建農村鼠疫猖獗,十幾年間奪去我父親所有長輩的生命。曾祖父母、祖父及其他四兄弟,各家長輩都先后去世。全家只剩下我父親(8歲)和兩個堂兄,即呂原濕的兒子呂永生(14歲)和呂永福(12歲)三個孤兒。
 
    我的伯父呂永生26歲時曾寫過一首詩,回憶當時的凄慘情境:
 
    尸山滿積滿山尸,
    悲慘死傷死慘悲;
    苦別家庭家別苦,
    思親念動念親思。
 
    舉目無親、生活無養的三個孤兒,得到神特別的恩待,有教會和傳教士們的關懷和照顧。1906年,由英國差會創辦的泉州培元中學正在籌建中。安海教會牧師和長執會,認為三個孤兒均為傳道人子弟,需讓他們有受教育的機會。經當時培元中學的校長安禮遜牧師全力支持,讓三人在學校住宿、上學并供給生活費用。
 
    由于學校良好的師資、環境、設備以及經常性的靈修,使三個孩子在學業上和靈性上都有堅實的基礎。父親于1916年以優異成績考上香港大學并獲得獎學金。1921年畢業于香港大學,獲文學士學位。畢業后回培元母校教書一年,并和我母親黃羅綺結婚。
 
    1922年父親到北平燕京大學宗教學院讀神學。1925年畢業獲神學士學位。回福建后,在閩南圣道專門學校執教,并擔任副校長職務。閩南圣道專門學校地址在廈門鼓浪嶼。后改名為閩南神學院。這是一間由閩南中華基督教會與英國倫敦會、長老會、美國歸正教會合辦,目的在培養教牧人員的學校。父親在教學上非常嚴格認真,刻苦研讀圣經。每當遇到疑難或不清楚的問題,他都要仔細查考原文,一絲不茍。父親在閩南神學院執教共14年。
 
    是什么原因使父親決定翻譯圣經的呢?在1946年出版的《呂譯新約初稿》序言中,父親寫道∶“1939年8月4日,譯者忽起譯經之念;其來也奇而突;無以解之,唯認為上主指令耳。時譯者隨閩南神學院遷居漳平之永福;廈鼓海口已被封鎖;交通阻梗,盤費無養,困難重重,絕無北上希望。乃示像夢境,相繼而來;時譯者心中毫無成見或狂想。全能上帝即用各種方法,開辟道路。繼則步步引領,隨事供給,使譯者得于翌年2月24日,蹈入淪陷區之母校校園,實行工作。”
 
    關于父親所說異象問題,我當時還小,只有10歲,對此事不太清楚。后來我曾經寫信給在新加坡的哥哥詢問此事。哥哥來信說確有其事。他說∶“就是在父親視察永福閩南神學院新地址樓上房間。當晚父親親眼看到房間墻上、天花板,整個房間充滿發光的‘經’字。經過那晚所看異象,使父親深信這是上主的旨意。要他從事譯經的工作。”
 
    1940年2月,父親離開閩南神學院,帶領全家到北平,在燕京大學宗教學院開始譯經工作——把新約圣經由希臘文直接翻譯為中文。除了翻譯圣經外,他還在宗教學院教授希臘文課程。
 
   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后,燕京關門,我們移居北平城內。當時生活極為困難。幸得王克私教授(Dr. Philippe de Vargas)多方籌措,克己待人,使父親仍能繼續安心,致力于翻譯工作,功不可沒。
 
    1945年秋,日本投降,燕大復校,父親回到燕京大學。1946年6月24日,《呂譯新約初稿》由燕京大學宗教學院出版,僅印500本,非賣品,獻于新約學者,廣徵意見和批評或提示,以便再事修改。
 
    為了更好地翻譯圣經,1946年秋父親赴美國紐約協和神學院(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)繼續深造。然后又到英國劍橋大學,威斯敏斯德神學院進修一年,在那里進一步攻讀希臘文,特別是希伯來文等譯經學問。當他在英國時,英國長老會倫敦區會按立他為牧師。
 
    1948年秋,父親由英國回到北平繼續他的譯經工作。但此時他患有嚴重的哮喘病。哮喘使他伏案工作極為困難。尤其是北方寒冷的冬天,哮喘更加嚴重。于是他和我母親南下到福建,曾在福州協和大學暫時工作,繼續翻譯。當時我在清華大學電機系讀書。我哥哥在燕京大學宗教學院讀書。我們沒有隨父母親南下。從此以后,數十年間,由于工作關系,我們未能和父母親在一起。
 
    1949年4月底,得到英國圣經公會的贊助,父母到香港,繼續翻譯圣經,開始修定“新約修稿”。《呂譯新約初稿》是根據英國牛津大學蘇德爾(Alexander Souter)編的希臘文新約翻譯的。“新約修稿”則是以符騰堡、司徒嘉德(Stuttgart,Wiirttemberg)圣經會印行的聶斯黎(D. Eberhard Nestle)的編本第十七版為根據的。由1949年冬初到 1951年底,歷時兩年半完成。1952年10月,《新約新譯初稿》由香港圣經公會出版。
 
    父親于1952年元月開始翻譯舊約。經過11年的工作,于1963年7月30日脫稿。又經過重新修正和校訂,1970年底呂譯《舊新約圣經》由原文翻譯成中文,歷時30年,終告完成。1970年底由香港圣經公會代印出版。
 
    30年來,父親在斗室中工作和生活,“無間冬夏,坐于斯,行于斯,食于斯,臥于斯”,以他對上主堅定的信心和虔誠的信仰,專心工作。雖有生活上的困難和病痛,但全能的主處處照顧,隨時開路。教會的弟兄姊妹也多在經濟上和生活上給予支持和幫助,使他得以完成全部圣經的翻譯工作。
 
    為了表彰父親的熱誠和貢獻,香港大學于1973年4月12日授予他榮譽神學博士學位。
 
    父親翻譯圣經的原則,正如他在《呂譯新約初稿.序言》中所說∶“以直譯為主。一詞一句,一字一點,皆須注意周到,不可輕率放過……雖然,亦不可以詞害意,須將信達雅兼籌并顧,庶免偏廢。”“譯經之文體問題,不必完全避免非中國式之語法,實可盡量應用中國之語法,或中國人所說得通而聽得懂之新語法,將新約時代原文之真義與思想,予以他譯介紹,使今日讀者宛然置身于二千年前之猶太社會中。”在直譯原文時,“其遣詞用字,力求準確劃一,盡量保持原文語法之結構,不增不減,不趨易,不避難;務使語氣連貫,輕重得體,以維信達雅之最大均衡。新造詞語,皆有其理由在。”“但是,譯者深知∶每欲保持某種字句譯法之劃一,或欲直譯原文之語法,不得不以比較冗長之詞句出之,未免有傷于雅。然為存信之故,尚有他道乎?”
 
    1973年,在和學者討論呂譯圣經的問題時,父親寫道∶“33年前我開始譯經的時候,一般人都以為這種工作是個委員會的事,并不是一個人所能單獨做得成的。不錯,我當然承認。但是我卻寧愿‘大膽’嘗試著起稿,為的是要供正式修改委員會之參考而已。我始終自認為起稿者,完全沒有取代國語譯本的野心。”“我并不求教會普遍的接受。一些西方著名的個人譯本幾十年來,還沒有獲得教會普遍的接受,只供參考而已。我若能側身于郭斯比(Goodspeed)和摩法(Moffat)氏之后,永供人們之參考,我愿就足了。我若使一般愛讀圣經的人一口氣連續讀許多章節還不忍釋卷,我愿就足了。”
 
    呂譯《舊新約圣經》1970年出版后,香港圣經公會曾經再次印刷。
 
    1997年聯合圣經公會(United Bible Societies)出版了《新約圣經并排版》(The Parallel New Testament)由香港圣經公會代理。將以下六種版本的新約圣經,按章節并列印初。這六個版本是:
 
    1. 希臘文新約圣經Greek New Testament
    2. 新標點和合本Chinese Union Version With New Punctuation
    3. 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Today’s Chinese Version (Revised)
    4. 呂振中譯本Lu Chen-Chung Version
   5. 思高譯本Statium Biblican Version (Catholic)
    6. 英文新標準修訂版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
 
    讀者看任何一個章節經文時,都可以同時看到其他版本的譯文以及原文。對于查考和比較非常方便。《新約圣經并排版》在香港圣經公會可以買到。
 
    父親喜歡音樂,曾參與閩南圣詩的編制工作。他還彈得一首好風琴。在中學、在港大以及在廈門鼓浪嶼數10年間,一直擔任禮拜堂主日崇拜的司琴及伴奏。我們家也經常舉行家庭禮拜,在一起唱圣詩,詩歌確能培養我們的心靈。在唱詩的時候,好像是在和天父說話。30年后我們到香港,再唱兒時唱過的圣詩,感到非常親切。父親雖然也是幾十年沒有彈過琴,但他仍能不看琴譜彈出圣詩,并可以根據唱歌人音階的高低,改變指法,彈出高一點或低一點的調子。
 
    我母親黃羅綺1897年8月26日出生于菲律賓。18歲時隨外祖父回到泉州老家。在培英女校學習。1921年陰歷七夕和我父親結婚。婚后一直協助父親照顧家務和生活。她在信仰上也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。1936年她只身到北平燕京大學宗教學院短期科進修一年。她生平熱心地在教會中事奉。1975年后不幸得老年癡呆癥。1978年10月10日去世。我們在1978年2月到香港后,母親直到逝世前都認不出是我。
 
    我父母親一共生了五個孩子。我是老三,我下面一個妹妹和一個弟弟在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。我姐姐呂榮耀,1944年在北平去世。我哥哥呂榮光出生于1922年10月18日,在出生之前,父母親就決定把他們的長子奉獻給神,做神的事工。我哥哥在燕京大學宗教學院畢業后,1949年到美國普林斯敦神學院進修。1951年完成神學碩士學位。1953年被新加坡新馬長老大會按立為牧師。他一直在教會事奉,并擔任新加坡三一神學院專任講師。2000年6月20日在新加坡安息主懷。
 
    圣經是神的話語,是天父的家書。神借著圣經教導萬國萬民,使他們認識神,認識真理。西方傳教士在極端困難的環境下翻譯圣經,把圣經介紹給中國人民。和合本圣經的出版,使基督教在我國廣為流傳。我們相信,圣經還需要有更完美的翻譯。對于譯經的工作,神必然有他的計劃和安排。
 
    父親于1983年85歲時移居新加坡,和我哥哥一家人住在一起,安度晚年。到1988年3月10日蒙主恩召,歸回天家,享年90歲。
 
  
呂榮安 畢業于清華大學電機系,1983年移民美國,曾任德國西門子公司及瑞典公司電氣工程師。1995年退休,現定居德州奧斯汀。
錄入:天涯
最新感想共有 位網友發表了感想
發表感想
用戶名: 密碼: 驗證碼:
匿名?
基督教歌譜 在與您共讀圣經 
下期快乐十分走势图